▲鐘景維(右)工作照臺海網(微博)10月23日訊 來自臺灣高山,得天獨厚的暖陽與雲霧代謝,孕育出堅硬豐厚、香醇縈繞的台山咖啡,品嘗來自大自然的呼吸,一股愉悅深沉喉韻的感動……
  這些天,今年已經62歲的屏東“咖啡達人”鐘景維來到廈門,推廣他的台山咖啡,分享源自屏東德文部落 800米-1200米高山上的芬芳與純凈,以及他寧願提高成本也要延續古法、堅持自然日曬的咖啡豆乾燥法的獨特怪咖故事。
  那一場850米高山上的相遇
  所謂台山咖啡,指臺灣高山上的咖啡,其創始人鐘景維與台山咖啡的故事也就開始於高山上。
  鐘景維當過兵,也在電信公司工作過,52歲的時候回到家鄉屏東。但他不甘於平淡的退休生活,總想著發揮剩餘價值。當時,正值屏東推展咖啡種植,這個雖然從小務農卻毫無咖啡種植經驗的鐘景維,一頭扎了進去,用咖啡豐富自己的退休人生,也喜結各種善緣。
  一開始,鐘景維也在平地種咖啡,後來發現咖啡跟茶一樣,要高山產的比較優,於是,他出發尋找品質優良的咖啡樹苗。
  在屏東,有個風景優美的德文部落山區,日據時期就被選為咖啡種植特區,生產高級咖啡。而喜好爬山的鐘景維,在一次翻山越嶺中,於850多米的觀望山上,找到了一片原住民幾十年前栽種卻已荒廢的咖啡園。儘管人去園空,但咖啡苗依舊花開花落,靜靜地,仿佛就是在等待他的到來。
  怪咖跑全台追陽光曬咖啡豆
  經過多年的努力,以及在多位有緣人的幫助下,鐘景維種植的台山咖啡屢屢得獎,曾代表臺灣咖啡獲得世界競賽銀牌獎。聊起咖啡,已有10年從業史的他,如數家珍、頭頭是道,且總能深入淺出地讓你聽懂。
  一杯好喝的咖啡,離不開好的咖啡豆,也需好的製作方法。鐘景維堅持咖啡豆全顆紅透才能採收,他認為,只有熟透,咖啡原味才能完全釋放。採收後,他依照自然古制方式,堅持以日光乾燥的方式來曬豆子。一年當中,他最怕的是陰雨天,一旦碰到這樣的天氣,他就要追看天氣預報,開車載上咖啡豆全台跑,找到有太陽的地方繼續曬豆。為此,鐘景維曾自嘲是“哈日族”也是“追日族”,他也曾被稱怪咖,但這恰恰是他咖啡人生中最引以為豪的精彩。
  這樣曬豆不僅耗時而且麻煩,還要雇專門的人力來做,成本要10倍於使用乾燥劑或電熱的烘乾方法,為何要這麼堅持呢?兩鬢斑白的鐘景維沒有直接回答,卻稱贊起了小時候吃的稻米:那時我們吃的大米特別香,因為不用機電式脫水烘乾,完全靠日曬,保留了原有的物質,這就叫物質的“生機”。
  特色咖啡讓喝過的人都驚艷
  也許是長期“追日”,鐘景維皮膚有點黑,他說以前更黑,身為客家人的他,還一度被認作是原住民,他倒不介意,反而說自己已經被“原住民化”了。而當被問是“哪一族”時,他卻耍了一個冷幽默:“不滿足。”
  而在咖啡人生旅途中,鐘景維也是一直“不滿足”,不斷創造出各種特色咖啡。
  目前,台山咖啡園生產的咖啡豆,有貓豆、陳年老豆、醉香咖啡豆、博士豆、蜜處理豆、日曬法的豆及水洗法的豆,由於每種咖啡豆從種植、乾燥到儲存的過程不相同,口感也各有差異。
  “咖啡不醉人,人自醉!”說的是“醉香咖啡”,經“食品級特殊處理”後,沖泡好不帶一滴酒精卻有酒香味,喝過的人都備感驚艷、稱贊。陳年老豆,是鐘景維結合小時候家中爺輩們保存糧食的方式,突發奇想將咖啡豆保存7年後取出,結果保存完好,且不含赭曲毒素,煮出來的咖啡入口“純”、“凈”。而博士咖啡豆,則是藉由少見物理性的處理過程,創造出獨特的咖啡香氣,這種香氣很難用言語形容,鐘景維笑說,要喝過的人才能體會。(海峽導報記者 林連金)責任編輯:燕子  (原標題:追著太陽跑的“咖啡達人”)
創作者介紹

居家清潔

yb90ybylj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