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號政策催生“老年學車軍”
  王彬還清楚地記得他教過的一名50多歲的學員上車後跟他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教練,我拿本不為自己開就為搖個號,你隨便教教讓我過了就行”
  法治周末記者  趙晨熙
  背交規、約車、過科目、考實際路……
  作為考取汽車駕照的“標配”環節,人們對這些名詞都不陌生。不論颳風下雨還是嚴寒酷暑,在駕校里都能看到“學車大軍”的身影。
  如今,在北京的“學車大軍”中也出現了一些年長的“銀髮族”。
  與年輕人為了實現開車上路的夢想不同,這些學員有著另一個目的——取得汽車駕照為家人“搖號”。
  針對老年人學車熱,一些駕校也專門推出了“老年學車班”。
  不過,法治周末記者瞭解到,對於這些老學員,駕校在接收上還是相當謹慎,教練也希望上了年紀的老人要量力而行,切莫為了搖號而釀出大事。
  60歲老人學車為搖號
  家住北京市大興區西紅門理想城的陳敏老人今年60歲,已至花甲之年的他沒想到自己在這個年紀竟然還會“重返課堂”,而且每晚還要“溫習功課”。
  陳敏口中的“課堂”就是駕校,而他每晚要溫習的“功課”就是駕照考試的第一關——交規,“我第一次交規考試沒過,現在駕校正在給再次約考,得抓緊再看看”。
  提起交規考試,陳敏表示最讓他頭疼的就是交通標誌題,這些顏色各異,有的還非常相像的標誌常常令他搞混。
  “平時上街也就關註紅綠燈,哪知道路上這麼多標誌都是幹嘛的?”陳敏不住地抱怨,“一個藍牌子中間打一個紅叉,就是禁止停車;換成一個斜杠就是禁止長時間停車,也太難記了!”
  其實“鬧心”的還不只這些,陳敏告訴法治周末記者,交規考試要從1000多道題庫中選100道來考,因此要想通過必須保證每題都看過。
  “你們年輕人眼睛好、腦子好,看幾遍就記住了,我們這老人可比不了。”雖然為了讓有老花眼的父親看得清楚,兒子特意把題庫用大號字體打印了出來,不過陳敏依然覺得看著費勁。
  “又是字又是圖的,看久了也很累,看一會兒就得歇一會。”陳敏無奈地表示,自己退休後的生活現在已基本被學車占據,每天只要有空閑,就得看看交規,就連自己堅持多年每天看完新聞聯播去書房裡摘抄報紙的習慣都被打亂了。
  雖然平時也會用電腦看看新聞,但是陳敏的電腦玩得並不“溜”,如今交規考試都要用電腦答題,這也難為壞了這位“50後”。
  “本來電腦我就用的慢,看到周圍的年輕人都飛速答題我就更緊張了。”回憶起兩周前的交規考試,陳敏直言現在都覺得手心冒汗,“越緊張越點不准,本來背好的東西也全忘了,最後只得了70多分。”
  現在陳敏開始在家人的幫助下在家裡用電腦練習模擬答題,他希望下次交規考試能順利通過。
  “學車真得趁年輕。”在採訪中陳敏多次感概,那為何他要到這個年紀才開始學車?
  此前的單位離家騎車只有10分鐘的路程,又覺得騎車能鍛煉身體,因此他一直沒學車,出門都是騎車或坐公交,其實直到現在,陳敏也沒想要自己開車,學車無非是要幫孩子搖號。
  眼看孫子快上小學了,要用車的地方越來越多,而兒子夫妻倆參加搖號卻久搖不中,一次飯桌上兒子不經意的一句“老爸你乾脆也學個車幫我們一起搖吧”成了陳敏學車的“源動力”。
  “倆孩子搖了一年多也搖不上,每次見面都提這事,確實很苦惱。”左思右想下陳敏也覺得家裡有輛車以後自己和老伴看病能方便點,於是決定趁自己身子骨還算硬朗去學個車。雖然對老人學車有些擔心,但一想到學成後將增加搖號中簽的機會,家人也沒有過多阻攔。
  現在陳敏的當務之急就是儘快考下駕照,投入搖號,但對於今後的學車之路他卻底氣不足,“連考交規這第一關都這麼難,往後真不敢想了。”不過縱然有再多困難,他也表示一定要拿下車本,“畢竟為了搖號、為了買車”。    
  駕校“老年班”應運而生
  根據我國交通法規定,18周歲以上70周歲以下的公民,只要體檢合格都可以報考駕駛證,因此老年人學車其實並不稀奇。但北京市石景山區某駕校資深教練王彬告訴法治周末記者,以往50歲以上的老年人報考駕照的比較少,學車主力軍都是二三十歲的年輕人,“我們駕校平均一年能招收近4000名學員,老年學員也就一年十幾個”。
  不過,王彬發現,近一兩年來出現在駕校的老年學員有所增加,“雖然沒有系統的統計過,但基本每年能占到總學員的10%左右”。究其原因很多都和陳敏一樣——為了幫家裡搖號。
  王彬還清楚地記得他教過的一名50多歲的學員上車後跟他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教練,我拿本不為自己開就為搖個號,你隨便教教讓我過了就行”。
  在北京,老年人學車又被賦予了搖號這一“特殊使命”,法治周末記者調查瞭解到,一些駕校也開始針對老年人學車群體進行“特殊對待”。
  6月8日、9日,法治周末記者以家中老人學車為由咨詢了包括北京東方時尚駕校、北方駕校、京西駕校等在內的10家駕校,這些駕校均表示可以接收老年學員,其中有4家駕校表示可以報他們的“老年班”。“您好,報名者年齡如果超過50歲,是需要報老年班的。”位於北京市昌平區的一家駕校工作人員向法治周末記者介紹,“老年班是根據老年人特點專門設置的,將更有利於老人考取駕照。”
  據這名工作人員介紹,該駕校的老年班,實行單人單車,同時為保證老年人能根據自身情況自由學車,周一至周日都可學車,且不用提前約車,隨到隨學,“老年班有專門教練,都是經驗豐富、很有耐心的資深教練”。
  接受這樣優質服務的代價是多掏錢。記者註意到,這家駕校同樣是周一至周日均可學車的自動擋周末班價錢是5000元一人,而自動擋老年班的價錢則為5600元一人;其他幾家提供老年班服務的駕校,其價格也均比普通班貴500元至1000元不等。
  陳敏向記者透露,他上的就是老年班,比普通班貴了500元,“雖然心裡不太舒服,但人家讓報這個也沒辦法,誰讓咱歲數大了呢”。
  老年班的價格為什麼會高於普通班?上述駕校工作人員解釋稱,主要體現在學車時間上,“年輕人學車快,一般兩個月就能學成拿本了;而老年人接受能力、反應能力都要慢,有的需要學上半年甚至更長時間才能拿本,駕校的油耗成本、學時成本都會增加,所以價錢會相對高一些”。
  不過,該工作人員透露,老年班也有特殊“福利”,除了交規考試需要成績達標外,在實際上車考試中,往往考官對待老年學員會相對“松”些。
  北京市大興區一家開設老年班的駕校工作人員向記者介紹,為了避免突髮狀況,駕校還會在老年學員的車上配備一些像速效救心丸這樣的應急藥品,對承接老年學員的教練也會進行相關知識培訓,“老年班付出的人力物力要比普通班更多,因此價格稍貴也算正常”。
  王彬所在的駕校也接收老年學員,價格和普通班一樣,並沒有單人單車、配備藥品等“特殊優待”,對於有些駕校開設稍貴的老年班王彬認為完全是由市場決定,“現在老年人學車有市場,老年班能提供更優質的服務當然不錯,家人也希望老人的學車環境能好一點”。
  王彬坦言,目前各駕校的收費屬於市場經濟,開設特色班和收費標準多為自己制訂,物價局等相關部門一般不過多介入,因此也不排除個別駕校以老年人學車為名頭變相增加收費。
  老年人學車需謹慎
  儘管現在北京不少駕校都開辦了老年班等特色服務,在記者的調查中也沒有出現有駕校拒收老年學員的現象發生,但法治周末記者發現,對於想要學車的老學員,駕校在接收上還是顯得異常謹慎。
  “回家再問問老人是不是想清楚了?”“老人來學車家裡人都知道嗎?同意嗎?”當記者表示家中60多歲的老人要學車時,很多駕校都示意記者要“考慮清楚”。
  北京市通州區一家駕校甚至向記者要求,老人來學車除了要先體檢合格外,駕校也需要與家人簽訂一份協議,如果在學車過程中因老人自身原因造成的意外,駕校將不負責任。
  陳敏也向法治周末記者透露,自己雖沒有和駕校簽訂什麼免責協議,但在報名時也受到了駕校的諸多“盤問”。
  “雖然知道多數老人來學車都是為了幫孩子搖號,但學車畢竟是一門苦差事,過程又長,老年人大多患有高血壓、冠心病等慢性病,在學車過程中一旦出了事駕校賠進去的要遠比掙的多。”北京某駕校招生部負責人周莉對法治周末記者直言,據她瞭解駕校基本上都對接收60歲以上的高齡學員非常謹慎,即便是開設老年班的也得和家屬叮囑再三或雙方約定某些協議才接受報名,“畢竟這部分學員對駕校的潛在風險太大了”。
  提起年長學員,教練更是“犯怵”,王彬曾經帶過不少老學員,他坦言50歲左右的還能帶,60多歲真是有點“帶不動”了。
  他告訴記者,雖然老年學員學車態度都非常認真,但畢竟隨著年齡增大,理解能力、操作能力和反應能力都在下降,“有時明知該怎麼操作,卻就是做不對,比較常見的就是忘記鬆手剎,油門剎車踩錯和倒庫時、拐彎時機晚等問題。”
  王彬坦言,在考試中老年學員更易因緊張犯錯,所以一次通過率較低,往往要重考多次才能通過,這也導致教練的教車名額一直被占,影響收入。
  在駕校學員做錯了被教練訓斥幾句原本是常事,但王彬強調,對於老學員教練往往要付出更多耐心,“老人大多敏感要強,你隨便說兩句他們會受不了,越想做好就越做不好,適得其反”。
  其實在王彬看來,相比這些,學車中最應重視的還是老人自身的身體狀況,學車時間長、不規律,對於有慢性病或體質較差的老人應謹慎報名。
  此外王彬建議,老年人學車最好選在氣溫適中的春秋季節,像夏天悶熱的天氣就不適宜老人學車,雖然車內都開空調,但狹窄封閉的空間也會引起老人不適。
  王彬就曾遇到過老人在夏天學車暈倒在車內的情況,“如果要學也儘量選擇上午上課,天氣會稍微涼爽些”。
  周莉也強調,老年人學車應根據自身能力和健康狀況量力而行,切忌為了搖號而盲目學車,“搖號的人越來越多,就算多了一本駕照又能增加多大幾率?為此把身體搞垮,未免得不償失”。
(編輯:SN067)
創作者介紹

居家清潔

yb90ybylj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